会员中心 Insert title here

公告栏

    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,2019年10月22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:1美元对人民币7.0668元,1欧元对人民币7.8802元,100日元对人民币6.5055元,1港元对人民币0.90111元,1英镑对人民币9.1627元,1澳大利亚元对人民币4.8536元,1新西兰元对人民币4.5305元,1新加坡元对人民币5.1922元,1瑞士法郎对人民币7.1663元,1加拿大元对人民币5.4007元,人民币1元对0.59160林吉特,人民币1元对9.0147俄罗斯卢布, 人民币1元对2.0882南非兰特,人民币1元对165.79韩元,人民币1元对0.51974阿联酋迪拉姆,人民币1元对0.53075沙特里亚尔,人民币1元对41.861匈牙利福林,人民币1元对0.54279波兰兹罗提,人民币1元对0.9481丹麦克朗,人民币1元对1.3644瑞典克朗,人民币1元对1.2929挪威克朗,人民币1元对0.82913土耳其里拉,人民币1元对2.7060墨西哥比索,人民币1元对4.2817泰铢。

国际原油: WTI 53.31 ↓0.47 布伦特 58.96 ↓0.46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石油 > 钟健专栏

[热点与趋势]N017:油品消费税:降还是不降?调价机制:变还是不变?我们的理解与观点

信息来源:金联创 2019-05-27 10:51:45
收藏 | 打印  
  近期以来,由于国际油价相对升高,市场传闻,国家可能会通过降低油品消费税,或者通过修订成品油调价规则的办法来降低国内油价。对此,我们仅从专业知识的角度,对这类传闻的前景与真实意义给予理解与观点。并在综合用户提问的基础上,以问答形式予以呈现。

  我们的观点是,消费税降或不降?与国家对成品油资源使用的取向有关;调价机制变或不变?与整体的市场环境条件匹配有关;以上均与当今油价的相对高位无关,因为国际油价相对高位而降税与修订机制的传闻缺乏说服力。

  问1:近期,市场传闻,民盟中央做出一份关于降低油品消费税,降低运输成本的建议,其中建议将柴消费税下调一半至0.6元/升,国家有可能采纳。还有,市场还传出,即使消费税不降,成品油价也有可能因为调价机制的修订而降价。你们认为这些传闻可靠吗?

  答:这类政策是否出台?其决定权在政府有关部门,有关政府部门的声音才具有权威性。在这类传闻面前,金联创即不会、也不可能去越俎代疱政府有关部门去判断有或没有。

  问2:但是,毕竟这类传闻已对市场造成了一定影响。金联创作为石油行业内很有影响力的一个信息资讯机构,如果仅从专业的角度去理解,你们怎样看这类传闻的前景与真实意义呢?

  答:"在重大行情(事件)面前不失语",对市场中的重大行情、重大新闻事件给予专业知识的理解,这是行业媒体的职责。自然,金联创也不例外。对此类政策性传闻的前景与真实意义,我们以下仅从专业知识的角度给予解读,供大家参考。

  油品消费税降或不降?首先,这与国家对成品油资源使用取向的态度有关。消费税的征收以及不断提高,是为了压抑消费与环保。因此,消费税是高还是低?这与消费税占油价中的比例多少无关,更不会为了鼓励车主扩大成品油消费而减税。

  关于用油成本问题,曾经在油价相对高位时,各地政府有过为船燃用户、物流企业、出租车行业降低用油成本的经验,并不一定需要用降低消费税的办法去处理。

  这里还有一个政府部门近期准备出台的政策可以参考。有媒体报道,近期,国家发改委推出了《推动汽车、家电、消费电子产品更行消费促进循环经济发展的实施方案》(2019-2020)(征求意见稿)。征求意见稿中提出,"鼓励地方政府优化汽车消费环境。研究提高成品油消费税额措施,增强新能源汽车对传统燃油汽车的替代措施。"

  大家可以从这份发改委的征求意见稿中看出,政府对成品油资源使用取向的态度是明确的,那就是压抑汽车的燃油消费,促进汽车的燃油消费向新能源让渡,这才是政府对汽车燃油消费的真实态度。那么,油品消费税是降还是不降呢?如果大家从国家宏观政策的取向上判断,应该有一个大体的结论。

  其次,在国家推出一系列减税措施的同时,还必须对整个政府体系运转履职,要对保民生事项托底,如住房保障、教育、医疗、就业、养老。这些支出是在不断加码的,在这样的压力之下,国家财政赤字率已在不断升高,在没有新的税收上交的前提下,继续降低税收难度会越来越大。因此,即使不考虑前面所述的国家对汽车燃油消费的取向,仅从税额角度看,降低近3亿吨的成品油消费税的可能性也不大。

  关于税收有一个特定的分类角度,即间接税与直接税(间接税:指可以转移给其它消费者的税种。直接税:指仅能由交税人个人承担的税种)。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导全面改革的重要文件"60条"中,非常明确地表述了我们要逐渐提高直接税比重(如房产税、个人所得税等)。从这个意义上看,在政府要逐步提高个人直接税政策的指导下,汽油消费税就属于由车主个人承担的直接税范畴,它并不涉及企业的生产成本转移问题,因此,更不可能有降低汽油消费税的措施出台。

  另外,对于企业的税负问题,更重要的是要减少企业的行政性收费。这是因为有为数过多的管理部门,各管理部门手上都有公权,这些公权首先表现为审批权,后面很容易派生出来的就是收费权。这是更需要大幅压缩的,它一点也不比税少。或者说,交行政收费的成本一点也不小于税收。

  问3:那么,又怎样理解当前的成品油价格政策要修订这一传闻呢?修订当前这种与境外有关油种挂钩大于4%、每10个工作日一调的政策有可能吗?

  答:首先,认同当前所执行的成品油价格政策是过渡性的,进一步的完善是必要的。不过,成品油价格定价规则进一步的放开是需要整体环境匹配的。如,税收环境的进一步规范、国内供需关系格局的相对平衡等。油价过高不是决定油价机制进一步放开的必要条件,在一定意义上讲,油价过高反而是推出油价政策进一步放开的逆向条件。

  其次,多年以来,政府对成品油价格这个领域,在决定推出较大的价格政策时,往往要召开由生产者代表、消费者代表及政府参与的听证会;在政策内容相对复杂时,还要举行专家论证会,以便提高成品油价格管理的透明度和科学程度。

  如,当前所执行的这一成品油价格政策在出台之前,曾多次召开过专家论证会、主产者与消费者的听证会。就连2015年,在明确当国际油价过低暂缓调整国内成品油的"底板价"时,政府有关部门就是召开过多次的论证会与听证会才推出的。

  因此,即使仅仅是为了降低成品油价而修订成品油价规则,那么召开有关论证会、听证会也是必要的。

  问4:那么,你们听说过政府有关部门召开过有关论证会、听证会吗?

  答:我们没听说过。如有必要,我们建议经营者可以从各自交往的圈子里,从主要生产者(主营企业及主要地炼)、主要消费者(物流企业)那里了解一下。我们的理解是,对于修订成品油调价机制这类政策,召开论证会、听证会是一个必要的过程,也是这类政策推出的前提。主要生产者及消费者会有代表参加。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,有无这类会议是验证这类政策是否会出台的一个标志。

  问5:无论以上传闻是否真实,毕竟已对市场造成了影响。如:主营的外采减缓、批发企业销量下降、一些地炼涨库。你怎样理解这一现象,对经营者有什么建议?

  答:我们认为,对于经营者而言,实际上,並不一定要对市场上的传闻"真伪"论证太费精力,关键是,消息是否形成了市场机会。有时候,"伪消息"也是机会。我们也了解到,这个传闻的传透力很强,而且已持续了近半个月而经久不衰,背后应该有客观因素支持这类传闻广泛传播。当一个传闻能够大行其道之时,还应该看到的是,市场中有了这种传闻存在的土壤。因此,并不见得通过"真伪"证实后,这种传闻造成的市场影响就会随之消除。

  更重要的是,当这个降价传闻叠加已经来到的国际油价下行,国内成品油价下行的速度与程度可能加速。对不同的经营者,这可能是机会或是风险。总之,波动就是盈利的时机。认识这一点,比耗费太多的精力去证实这类传闻的"真伪"更有意义。
责任编辑:陈彩华    投诉建议:贾晓京 010-84428816    E-mail:padmin@315i.com 

金联创声明

· 凡本网内容注明出处为“金联创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稿件均属金联创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· 本网信息数据均来自可靠来源,但基于信息来源或第三方可能出现的人为或技术错误, 金联创不保证此等信息的准确性、适当性和完整性,以及因使用此等信息而导致的任何后果不负任何责任。

· 如因信息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发送邮件

10.21《每日大宗》

时间: 2019-10-21

10.11《每日大宗》

时间: 2019-10-11

10.10《每日大宗》

时间: 2019-10-10

10.8《每日大宗》

时间: 2019-10-08